全国讨债电话:17821879799

24小时要账热线:17821879799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讨债新闻 >> 今日资讯
今日资讯
湖南女子瞒着丈夫借给亲弟56万,要账时弟弟却不认账:我没借过钱
发布时间:2023-11-16 浏览 142次

  王月凝视着手中的老照片,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。照片上,一个男子抱着还是婴儿的儿子,笑得温暖又灿烂。这就是她的先夫李建,也是她儿子李鹏的亲生父亲。


  5年前,李建因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离开了人世,结束了短暂的一生。他的离世,不仅让王月悲痛欲绝,也让儿子李鹏从此失去了父亲。好在李建的公司足够大方,出了高达96万元的赔偿金,帮助王月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。


  然而,这笔钱,也成了王月和娘家之间裂痕的导火索。


  王月擦干泪水,将老照片小心翼翼地收回抽屉。她起身望向窗外,艳阳高照,今天是个好天气。而她,也终于下定决心,要为自己和孩子讨回公道!


  “妈,我去上学了!”儿子李鹏匆匆从房门口跑过,抓起沙发上的书包就向门外冲去。


  “鹏鹏,等一下!”王月连忙喊住正欲踏出家门的儿子。


  “怎么了妈?”李鹏疑惑地回头。


  王月深吸一口气,走上前摸了摸儿子的头:“鹏鹏,妈妈这次真的要为你讨回公道了。你相信妈妈,对吗?”


  “嗯!”李鹏用力点点头,“妈妈说什么我都相信!”


  目送儿子离开,王月重重地关上房门。是时候让这个家再无遮蔽地见光了。


  王月决定先去找弟弟王天理论。这些年来,她好说歹说,甚至求他,但王天就是不肯归还那56万元的借款。


  还能奈王天何呢?要不是父母威胁,她当初也不会心软把钱借给这个不学无术的弟弟。


  来到王天家门口,王月深吸一口气,狠狠地敲起了门。


  “谁啊这么大动静!”王天的妻子杨妮开了门,一看是王月,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。


  “我找你丈夫。”王月强按下心头的怒火,尽可能平静地说。


  “找我什么事?”王天从里屋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。


  “别装傻!”王月忍无可忍,“还我钱!”


  “什么钱?”王天一脸茫然,“我没借你钱啊。”


  “56万!我的赔偿金!”王月激动地说,“你赶紧还我!我儿子要上大学了,我需要这笔钱!”


  “你在瞎说什么?”王天立刻否认,“我什么时候借过你的钱?有本事你拿证据出来!”


  “你!”王月气极,“我的亲弟弟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!”


  “行了别吵了,没有那回事,你赶紧回去!”杨妮急忙打圆场,一把将王月推出了家门。


  王月站在原地,泪水夺眶而出。她知道,在法律手续不完整的情况下,她拿王天何法?


  这天,王月红着眼睛回到了家。丈夫张洪正坐在客厅看报纸。


  “怎么了,是不是王天又不还钱了?”张洪放下报纸,直截了当地问。


  王月点点头,泪水再次夺眶而出:“他不承认借过钱......我真是太糊涂了,当初居然相信父母的话,把钱借给他......这是建建赚来的血汗钱啊!”


  说到这里,她已经泣不成声。张洪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,轻声安慰。


  过了好一会儿,王月逐渐平静下来。她抬起头,眼神中透着坚定:“老公,我想去告王天!”


  “你想好了?”张洪微微一怔。


  “嗯!”王月毫不犹豫地点头,“这是建建留给我们母子的钱,我一定要为鹏鹏争回来!”


  “好,你放心,有我支持你。”张洪拍拍她的肩膀。


  王月终于敢面对真相,鼓起勇气控告自己的亲弟弟。而张洪,也成了她最坚实的后盾。


  第二天,王月如约来到法院,递交了起诉书。理应简单的打官司,她并不知道,这只是导火索而已。


  “什么?王月告王天要钱?”邱素接到消息后,激动地拍案而起,眼看着就要冲出家门。


  “娘,你别激动。”王天连忙拦住母亲,“我早就跟你说过,嫂嫂肯定要告我的,你让她去告吧,反正证据她一个也拿不出来!”


  “可,可是......”邱素还想说什么,却被王天打断。


  “我不就欠她56万吗,她又不能要我的命,有什么好怕的!”王天哼了一声,“我早就把钱花光了,就算她告赢了,能要到我什么呢!”


  “也是。”邱素这才放下心来,“儿子,你说的对,就让你姐去告吧,老妈相信法官不会只听她一面之词的。”


  “对,你放心吧。”王天笑道,“我去准备准备,反正我早就想好说辞了,绝对漏洞百出!”


  两人相视一笑,达成了某种心照不宣的共识。


  与此同时,王月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诉讼。虽然她手头没有欠条,但银行账户的流水可以证明她的话。想到这点,王月不禁松了口气,她坚信法律的公正性,一定可以给她和儿子一个交代。


  第一场开庭很快就到了。王月提前来到了法院,坐立难安。


  “月月,你放心,有我在呢。”张洪握住她不断颤抖的手。


  “嗯。”王月点点头,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
  很快,王天也来了。他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,看到姐姐和姐夫在座位上,甚至还吹了个口哨挑衅。


  “你!”王月激动地站起身,被张洪一把拉住。


  “都给我坐下!”法官见状,严厉地喝令。


  两方只得闷声坐下。接下来,就是漫长的质证时刻了。


  “被告王天,你否认曾向原告王月借过56万元,是这样吗?”法官开门见山地问。


  “对,我没有借过钱。”王天理直气壮。


  “那这份银行流水,能说明什么呢?”法官将流水推到王天面前。


  “这个......”王天一时语塞。


  “你快承认吧!”王月激动地说。


  “够了!”法官再次喝止,“原告,请你冷静!”


  王月只得闷声坐下,心急如焚。


  “这个,我只是辅导外甥的学费和生活费!”王天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荒唐的谎话。


  “哼,光吃我爸的喝我妈的就算辅导?”李鹏忍不住站起来反驳。


  “你!”王天脸色难看。


  “各位请注意法庭秩序!”法官再次喝止。


  就这样,王月和王天各执一词,你来我往,争论不休。整场法庭充满了紧张的气氛。


  又是艰难的一天。王月疲惫地回到家中,面色凝重。


  “老公,你说,我这次能赢吗?”她忧心忡忡地问。


  “别担心,有理有据,法院会判给你的。”张洪安慰她。


  “我也希望如此。”王月叹了口气。


  过了几天,王月终于等到了法院的调解通知书。她双手紧握,站在信箱前良久,才鼓起勇气拆开了它。


  “不可能!!”王月看完通知书,脸色骤变。


  “怎么了?”张洪也紧张起来。


  “法院开出的条件是,王天只需偿还20万元!”王月声音发抖,“这怎么能行!”


  “他们这样调解合适吗?”张洪皱起眉头。


  “我再也不相信这个法院了!”王月激动地说,“建建的血汗钱,我一定要全数追回!”


  张洪沉默了,他知道,这已经超出法律可以解决的范围了。


  “月月,你再考虑考虑。”过了一会儿,他劝道。


  “不用考虑了。”王月神色坚定,“我要想别的法子!”


  王月选择了绝食抗议。她在法院门口静坐绝食,高举标语,希望能获得司法公正。


  这一举动立刻引发强烈反响。过往行人纷纷围观,甚至有人表示支持要为王月讨公道。


  消息很快传到邱素那里。她气得直跺脚:“王月这个贱人,居然闹上街了!丢死人了!”


  “娘,别生气。”王天劝道,“您年纪大了,再激动对身体不好。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

  “你还有什么办法?”邱素担心地问。


  “我让杨妮去劝劝她。”王天说,“最重要的是,咱们两个必须统一口径,不承认借过钱的事。”


  “好,听你的!”邱素点点头。


  于是,杨妮来到法院,劝王月回家。


  “妹妹,你回家吧,这么折腾有意思吗?”杨妮语重心长地劝说。


  “没意思!”王月庆幸地说,“可我必须这样做,才能讨回公道!”


  “你!”杨妮气得脸红脖子粗,“王天就是欠你钱,他现在没钱还,你让他怎么办!”


  “承认了吧!”王月眼前一亮,“你们承认了我就回去!”


  “谁承认了!”杨妮脱口而出,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,“我、我什么都不知道......”


  王月眼看着杨妮慌忙离去的背影,心中豁然开朗。她相信,真相终会水落石出的!


  在王月的坚持下,这件事终于曝光到媒体端。各大新闻头条齐刷刷报道这对姐弟不计兄妹义气的丑闻,舆论一片哗然。


  “我的最小的儿子,居然这样不成器!”邱素看着新闻,气得浑身发抖。


  “娘,别看了!”王天夺过平板,“这都是王月编造的,您不能相信!”


  “可是,可是......”邱素支支吾吾。


  “相信我!”王天强势地说,“我没做错什么,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,什么都熬得过去!”


  邱素点点头,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亲生儿子。


  舆论压力下,法院不得不重新审理此案。而王天在母亲的唆使下,还是死不认账。


  “你还要我怎么样!”在法庭上,王天激动地吼道。


  “还钱!”王月哽咽着说。


  “我没有钱!”王天喊道。


  “那你跪下来向建建赔罪!”王月哭喊。


  “开什么玩笑!”王天猛然起身,“我王天何时跪过别人!”


  “你!”王月情绪激动,突然晕倒在地。


  “月月!”张洪惊呼,连忙扶起了她。


  “都给我住口!”法官重重地锤击法槌,“庭辩到此结束,判决稍后宣判!”


  一时间,法庭静默了。王月扶着张洪走出法院,眼神始终没有离开王天。


  那天晚上,王月独自一人坐在黑暗中。她突然猛然意识到,自己其实早就看清了这个世界的真相。


  爱恨,都是幻影;正邪,都会在时间长河中被冲刷。


  也许,她真正应该守


 

  • 联系人:金诚讨债公司
  • 手机:17821879799
  • 电话:17821879799

地址:

Copyright © 2023-2023 金诚讨债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
吉ICP备2023001633号-11 XML地图